real_hsyyyyy

#今日份的风流倜傥
#水下#隐秘的
#服务到位
#好好享用了

明天有小可爱来找我吗

#我家儿子真好看
#有生之年蹲到了一只秃驴
#可是他怎么不秃呢
#还逼着我换校服hentai

我儿子太好看了!简直太好看了!每天都爱他一百次!

阿妈拍崽儿的狗仔视角
伪装成道士接近和尚
“秃驴,你帽子真好看!”

看最新一集只希望大K和美Che,以叔和那家人一起烧死给狼妈陪葬 🌚霍普就是个祸害别祸祸你爹了赶紧送女巫团吧皆大欢喜

【贾/農】看不见的城 貳

“我是真的,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”
“虽然Dr.有告诉我,这次的实验体成功了,但是”
今天的伽马泵的运作格外不安定,波体在胸腔无规律地冲撞,我把这作为自己讲话吞吐的原因
“注射了赫尔墨斯-11的实验体有两万一百七十七个哎!”
卓越的信息处理器啊,反正我的信息早就模糊了,只能愣怔地朝他点头
“那..成功的实验体不是超级厉害吗”
Justin坐在床沿双手撑着,不安分地用左脚蹬挂在右脚的拖鞋,灭菌过的白色拖鞋滴溜溜滑了很远。
“Justin也要看!Justin也要去下城!他们都是坏人都欺负Justin!”
小孩子气鼓鼓地盯着停在墙边的拖鞋,撇嘴,又睁大了眼睛看我。
虽然同为试验品,但是Justin明显更加成功。白得通透的肤色,蓬松柔软的浅栗色发丝,正正好好契合上城红男绿女的审美——Blonde
怎么可能让你去那种地方呢。
似乎离开这间灭菌的屋子,套着宽大的白色防护服的Justin就会立刻被不知名的细菌尘埃玷污,连幻想一下都会让那些手帕不离身的上城人士心痛致死。
但是刚出生的小孩如果不能翻身,就会撕心裂肺哭喊,直到抽泣,直到心肺都紧巴巴地蜷缩。
我捡回拖鞋放到他脚边时,他仍旧盯着我,这给了我很不妙的预感,虽然这种感觉我本身不该具有。
“十—一~”
又是这种上扬的尾音,上回我听到的结局是,被大魔头扯着嘴角用阿法粒子束清理了中心处理器。
绝对不想再有第二回的经历。
“我想我是时候去找Dr.做个检查了,你应该也听得见我的伽马泵有些古怪的声响。”
不敢回头看小孩的眼睛,我起身快步地走出安全门。
“欢迎”
“带我走吗”
“是你”
不存在的声波使得我像想咬自己尾巴的小狗,在原地转了一圈,又一圈。伽马泵可能是突破了频率峰值,我扯开被绑缚的领口,黑色的脉络像蛛网,从胸口的伽马泵爬向主动脉。
所以才会不让你去下城啊。

画面斜着定格在银色的通道,最后归于线性排列的黑白色块和嘈杂的电流声。西装革履的男人直起身子,按下传呼机的按钮。
“把新学徒送过来”
“还有,Dr.如果无法修复十一号,就让他销毁。”

BY 韩十一
Dr.和大魔王大家觉得是谁呢,希望是谁呢
别问我背景我就瞎写写 没人看就坑了 🌝
ALL禁

【贾/農】看不见的城 貳
没人看xjb乱写系列
很喜欢超级富贵了就顺便安利一下x
农农和贾斯汀走花路吧🌸

NP出道后粉丝的第一件事
就是拉郎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首页凑农农小鬼的我已经看到了你们很敢想啊
#今夜白兰地爆A啊我的天
我看到农农吧坤坤举高高了!
现场小姐姐说农农和木子洋抱了半分钟 😭

回去肝了

如果发现有攻击调侃嘲讽农农的言论,而下面一片骂声仍旧没有ntjj回复的,不是农家没人是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都在toupiao

希望心里都有balance 不要排名出来再说是因为后台

他的后台只有我们

祝😊火走组的小哥哥都被捞起

【陳立農】看不见的城 壹

看不见的城
主农 后期带lxs乱炖
别问我背景我就瞎写写 没人看就坑了 🌝
ALL禁

我第一次见到他,是在下城的垃圾回收站。
蹿进鼻腔的,是残渣隔了不知多少夜的腐臭味。马丁靴上布满了飞溅的泥点,我试图用系在背包上的帆布把它们拭去,可是很快便放弃了这个念头,反复擦拭了双手以求最后的底线。
踩上领一块吱呀作响的金属板的时候,透过两条钢筋组成的狭缝,我能看到汽油粘附在泛着锈色的汽车骨架上,顺着金属脉络往下流淌,拉出一条粘稠的丝线,滴落在那人的发梢。
他从庞然大物后探出头来,像是草窠里受惊的兔子。
眼神相撞,在那之前,我以为我是坚守双眼皮和外翘大眼睛的传统审美。
看起来我还不够了解自己,或者不够了解美。
他的眼睛是下垂眼,因为惊吓而轻眨了两下,像是蒙了层薄薄的雾水般朦胧,又像是一汪清澈无比的泉。
这二者矛盾吗,我不清楚,只是眨眼间就变化了。却是美的,都是美的。并非我的词汇贫乏,而是任何冗长描述的本质,都是在说客观的长久地存在的,美。
其实是有一丝什么掺杂着,促使我被这样的美震撼。后来我才明白,那是,一点点的破碎感。
直到他抬手去蹭沾在发梢的汽油,我才缓过神来。
像是舔弄皮毛的猫,闭上了只眼睛,另一只半眯的眸子被拉得狭长。他的头发打理的不错,和我想象中乱翘的头毛有些出入。
我这才注意到那个不大合适他的呼吸面罩。军绿的劣质皮革上旋了两个还算不错的净化筒,只是那个家伙的鼻梁太高了,在面罩外侧严谨地粘了好几圈黑色胶布。
我不大高兴了,可能是因为没能看见他的全脸。
正这样想着,踩上了什么,身子一下歪斜,颤颤巍巍地往前跳了两步。
他居然笑我。
躬着身子,眼睛弯弯的,看起来睫毛更长了,让我想起了五月上城的琼花。
或许是因为他个子很高,连把平口钳塞进工具包的动作,看起来都夸张了些。他身着灰黄的背带裤,似乎是下城学徒的衣服,但大小不适合,本该露出的脚踝被军绿的筒靴遮盖了,可是手套和袖口露出的腕还是透着几分勉强。
“欢迎。”
是很简单的话语,句末上扬的音调却暴露了口音。
我才发现他也在打量我。
然后他就消失了,真真的从我眼前凭空消失了,留下兀自嘀嗒的汽油,仍旧顺着刚才的骨架流淌。
我闻到了一点淡淡的,洗衣剂的味道,就是被上城废弃在下城的的自助洗衣区的味道,掺杂了各种化学药剂后格外干干净净的味道。
我猛地回头,眼前是那件灰黄的背带裤。
“你,要带我走吗?”

BY 韩十一